《中国经济绿色发展报告2018》在京发布 深圳绿色发展指数居全国城市之首

深圳PM2.5处珠三角最优水平
2018年10月26日
关于城市环境工程污水治理探讨
2018年10月28日

 4月26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首都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在京发布《中国经济绿色发展报告2018》,该报告认为,当前,中国经济仍未从根本上减轻对资源环境的依赖,区域间绿色发展不平衡。 同时,对全国31个省区、100个城市的绿色发展之路的评价结果显示,根据城市尺度的绿色发展指数,深圳、杭州、北京、广州、上海名列前五名。

  报告对全国100个城市进行评价

  该报告针对绿色发展评价存在的问题,依据中国经济绿色发展的理论内涵,构建了三位一体的绿色发展评价逻辑框架以及基于三位一体逻辑框架的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并采用效用函数合成法,突出短板因素的制约作用,计算了省级尺度和城市尺度的绿色发展指数,对全国31个省区、100个城市的绿色发展之路进行了评价。

  评价结果显示,绿色发展综合得分呈从东南沿海向西向北逐渐递减的态势,东部沿海地区绿色发展优势明显,高分值的省份和城市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区,低分值的省份和城市大多分布在北方内陆地区。  在省区尺度上,浙江、广东、江苏名列前三,在城市尺度上,深圳、杭州、北京、广州、上海名列前五。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石敏俊介绍说,与有关部门发布的绿色发展指数相比,本报告突出了绿色与经济的协调平衡,强调经济发展、可持续性、绿色发展能力三个维度的协调平衡,突出了短板因素的制约作用,避免了某个单项指标过于突出而带来的“一俊遮百丑”的弊端。

  不过,报告也显示,绿色发展存在明显的短板制约。无论是省区尺度,还是城市尺度,绿色发展的短板制约较为突出。从省区尺度的一级指标看,10个省份存在经济发展的短板制约,11个省份存在可持续性的短板制约,10个省份存在绿色发展能力的短板制约;从二级指标看,出现频率较高的短板因素主要是生态健康、收入分配与社会保障、低碳发展、资源环境管理等。在城市尺度上,许多城市存在着短板制约,或经济发展滞后,或可持续性较差,或绿色发展能力得分较低。譬如,南昌、常德、株洲、南宁、柳州、桂林、湛江、海口等地,尽管可持续性得分较高,但由于经济发展滞后,拖了绿色发展的后腿;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武汉、成都等城市经济发达,但环境质量退化,可持续性受到了损害。

  广东走在绿色发展道路上

  评价结果还显示,从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关系来看,只有江苏、浙江、广东、北京这4个省份(直辖市)已经走在朝着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内在统一的道路上;上海、天津、山东、福建、重庆和湖北等6个省份(直辖市)在经济增长与资源环境负荷的脱钩方面表现不错,但尚未实现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内在统一;其余省份仍然处于以经济增长与资源环境负荷脱钩为目标的发展阶段,没有实现经济增长与资源环境负荷的脱钩,更没有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内在统一。

  另外,经济发展与可持续性之间的不协调现象突出,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之间的冲突仍然存在,需要引起高度关注。经济发展与可持续性之间的关系在不同省份和不同城市呈现出不同的状态,导致绿色发展的空间分化。依据经济发展与可持续性之间关系的不同,31个省区和100个城市可以分为低位开发区域、绿色坚守区域、协调发展区域、经济先导区域四个类型。低位开发区域的经济发展和可持续性得分均较低;绿色坚守区域的经济发展得分远低于可持续性得分;协调发展区域的经济发展和可持续性得分较高且接近;经济先导区域的经济发展得分远高于可持续性得分。

  报告认为,不同类型的区域应当制定不同的绿色发展路径。低位开发区域的绿色发展要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调整产业结构入手;绿色坚守区域要在保持可持续性的前提下,以合理方式加快经济发展;经济先导区域的当务之急是强化生态环境治理,改善可持续性,满足当地群众的环境质量改善诉求。

  空间集聚与可持续性之间存在冲突,空间集聚的负外部性不容忽视。经济活动的空间集聚使得一定空间范围内的资源环境负荷加大,增大了环境管控压力,经济先导区域已经显现出可持续性受到损害的问题。 低位开发区域空间集聚的负外部性更加突出,在经济密度不高的条件下提前进入了可持续性下降的通道。中国经济绿色发展必须充分认识并高度重视空间集聚的负外部性,把绿色发展与空间发展规划有机结合起来。

天益环保